自动驾驶独角兽 Nuro 宣布裁员!两位创始人:别无他法,努力活到 2025 年

来源:IT之家 | 编辑: 界小娟 2022-11-21 16:17

  寒气还在硅谷持续传递,自动驾驶独角兽 Nuro 宣布裁员 300 人。

  占员工总数的 20%。

  Nuro.ai,谷歌无人车创始团队出走成立,谷歌无人车前首席工程师、复旦校友朱佳俊为联合创始人。

  谷歌、软银孙正义一致看好,中国方面也有高榕资本与网易丁磊参与投资。

  一年前的辉煌时刻,Nuro 再获 D 轮融资 6 亿美元,估值上涨 70% 直冲 86 亿美元,离上市一步之遥。

  其标志性的无人配送小车,已在美国加州得州和亚利桑那州展开服务,生鲜外卖药品快递都能送。

  但到了现在,朱佳俊与另一位联创 Dave Ferguson 却在给员工邮件中承认,公司在过去一年过度招聘,这是一个错误。

  我们做了这个决定,并对今天的情况付全部责任。

  字里行间,与 Meta 扎克伯格为大裁员道歉的口吻几乎一致。

  2021 年对 Nuro 来说是“史上最强劲融资环境”

  团队规模在不到两年里扩大一倍到 1500 人左右,并大幅增加了运营费用,当时他们认为好日子仍将持续。

  没想到,2022 年形势急转直下,邮件中也能看出他们的挣扎:

  裁员是最后的手段,在其他选择用尽后,我们别无他法了。

  努力活到 2025 年

  当地时间 19 日上午,Nuro 的全体员工都收到了来自两位创始人朱佳俊和 Dave Ferguson 的一封邮件。

  在邮件中,两人将裁员描述为“自 6 年前创立 Nuro 以来最艰难的决定”。

  2021 年的“史上最强劲融资环境”,让他们看到深科技公司的资金供应充足。

  几乎所有公司都在积极招聘和扩张,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确定全面大量投资并迅速发展我们的团队是有意义的。

  事实上一年前的 Nuro 确实称得上风光无限,在新投资者老虎环球资金的领导的一轮募资中筹集了 6 亿美元,D 轮融资后估值达到了约 86 亿美元。

  与此同时,还吸引了许多知名的投资者加入,包括谷歌、软银、高榕资本、丰田子公司 Woven Planet 的风险投资部门 Woven Capital 等等。

  但 2022 年的通货膨胀和投资减少使 Nuro 不得不削减成本,包括裁员,以努力将其可用现金流延长到 2025 年

  裁员通知下发后,被裁员工在推特和领英上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感想。

  有人表示,很不幸自己是被裁的员工之一,这是一份“dream job”,他感谢能够在自己热衷的交通、技术和社会问题的交叉点工作的每一刻。

  也有不少刚毕业的实习生表示自己的转正 offer 被取消,现在要重新找工作了。

  Nuro 表示,下岗员工将收到 3 个月的工资作为遣散费,工作两年以上的员工将额外增加 2 周的工资。

  除此之外,其他支持还包括:

  将向离职员工支付 2022 年的绩效奖金;

  向符合条件的人支付补偿金以令其放弃期权;

  将补贴 100% 的 COBRA 医疗保险费用(包括家庭)直到 2023 年 3 月 31 日;

  提供职业过渡支持;

  工作签证持有者将收到一些通知期限以缓解这种过渡,如果适用的话,还提供旅行援助。

  在邮件结尾,为了冲散裁员的阴影,两位创始人还特意提到了与新合作伙伴 UberEats 推出的商业服务,并强调目前 Nuro 的资产负债表上仍有超过 10 亿美元的资金。

  我们两人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了大约 20 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Nuro 正走在将自动驾驶汽车大规模商业化的正确道路上。

  做无人配送的机器人公司

  朱佳俊,谷歌无人车团队创始成员,前首席软件工程师。

  Dave Ferguson,前谷歌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负责人。

  2016 年 Waymo 从谷歌独立之后,两人带领一批核心成员出走创业,一开始就瞄准无人驾驶配送。

  Nuro 的一路发展不可谓不顺利。

  产品上保持两年迭代一次的快节奏,最新 R3 纯电车型与比亚迪北美公司合作研发,载货量比上代翻倍,还搭载了温控隔间。

  政策上被一路开绿灯,2017 年就从加州 DMV 的自动驾驶测试许可。

  2020 年先拿到联邦政府豁免,准许部署没有侧视镜和方向盘的无人送货车,后获准在加州公共道路开展自动驾驶送货服务,均为美国首次。

  商业化落地上,2018 年就与全球最大生鲜连锁超市 Kroger 合作,后来又陆续增加沃尔玛、达美乐披萨、连锁药店 CVS Pharmacy。

  甚至 2021 年与联邦快递试点包裹配送,业务场景持续拓宽

  中间虽有一些波折,如今年 6 月从最早试点运营的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撤退,不过官方当时的说法是战略重心向休斯顿和湾区转移。

  今年 7 月,Nuro 传来重磅消息,与外卖巨头 Uber Eats 达成为期 10 年的合作。

  对美国外卖用户来说自动驾驶配送有个特别的意义,无人车不会收小费,即使订单中包含的小费也会自动退还,因此备受关注。

  朱佳俊在今年上半年的一场行业活动中透露,Nuro 下一个市场准备开拓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

  以及“不要把 Nuro 看成快递公司或自动驾驶公司,我们是一家机器人公司”,并暗示未来可能会进入家用机器人市场。

  如今看来,这些大计划恐怕都要延后了。

  行业整体遇冷

  从技术路线上看,Nuro 属于 L4 自动驾驶

  尽管自身商业化进展不错,也难免受到今年 L4 赛道因落地困难整体遇冷的影响。

  10 月,背靠福特与大众的 L4 明星独角兽 Argo AI 突然倒闭,可谓雪上霜。

  Nuro 身上的另一标签无人配送,情况也不乐观。

  零售巨头亚马逊将 Scout 无人配送项目完全砍掉,将近 400 人的团队解散。

  联邦快递也宣布旗下无人配送机器人 Roxo 停运,14 年就进入无人配送机器人领域的 Starship Technologies 裁员 11%。

  资本寒冬,没钱可烧了,是他们遇到的共同困境。

  中国市场上开展无人配送的阿里、京东、美团等情况要好上不少。

  阿里计划今年年底从校园配送向社区扩展,京东和美团都打算在 2025 年前进行规模化部署。

  至少未来两三年时间里,快递骑手、外卖骑手还会是大家生活中常打交道的人。

相关阅读

每日精选